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产品介绍 >

产品介绍

清北博士“南飞”当小学教师是什么让高材生如此选择?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1-11-23

  今年是西城区执行“731政策”后的第一年。据西城教委规定,自2020年7月31日后,西城区购房并取得房屋产权证书的家庭适龄子女申请入小学时,将不再对应登记入学划片学校,全部以多校划片方式在学区或相邻学区内入学。7月6日,北京西城区房管局重申,严禁炒作学区房,各房地产经纪机构不得以学区房为卖点发布房源、不接受价格明显高于市场价格的委托、不得参与炒作学区房的任何活动。由此可以看到,北京市出台“731政策”的目的是调控学区房价格,被称为“史上最狠的学区房政策”,一下子打掉了学区房价格高涨的基础——与优质教育资源挂钩。

  不过,在安邦看来,通过“切割”学区房与学区上学资格来调控房地产价格,似乎没有抓住问题的重点,或者说解决了一个问题,但会引发其他的问题,如“731政策”实施后出现的学生上学距离远、接送成本高、不安全等。安邦认为,对北京市来说,光靠遏制学区房炒作是不够的,更重要的问题是促进教育资源均衡发展。

  其实,不止是北京,正在逐渐迈向消费型、服务型社会下的中国的各大城市,尤其需要做好教育,通过加强优质教育,来吸引要素聚集,稳定维持城市资产的价格。

  我国长期存在着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,而且区域之间最突出的经济差异,正逐渐向社会各个领域加速扩展。教育领域便是一个明显的例证。过去,教育是北方地区相对于南方地区为数不多的优势之一。比如,从人口受教育年限看,2017年北方地区人均受教育年限为9.6 年,高于南方0.5 年左右;从教育资源分布看,北方高等院校数量与地区总人口的比值高于南方130%左右。

  不过,区域经济差异不仅改变了过去的基础教育状况,还在形成新的区域教育落差。目前我国主要的教育投入主要来自公共财政,这与各地经济发展密切相关。经济发达地区提供了充足的教育支出,如广东省,2019年的教育经费总投入达4918.76亿,占全国教育经费总投入的9.80%,已多年蝉联全国第一。南方经济发达地区相对雄厚的教育资源及政策支持,已经在引导国内师资力量乃至办学机构的流向。

 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起,国内教师“迁徙”现象开始增多——内地经济欠发达地区的中小学教师,赴南方沿海地区学校就职,形成了“孔雀东南飞”的态势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,与教师的收入待遇有关。目前,东南部地区教师月薪过万,而中西部教师月薪只有几千,不同地区的福利待遇也有明显差别。近几年屡有信息传出,拥有硕士甚至博士学历的北大、清华高材生,纷纷南下到深圳、广州、杭州等城市当中小学教师。这并不是说北大清华学生不应当中小学老师,而是从中可以看到,由于沿海地区中小学校相对优厚的待遇,对人才流动的“虹吸效应”正日益增强。

  近年来,我国不少地方高校面临一个非常严峻的现实,即中青年骨干教师大量流失,流向重点高校和全国名校。从区域角度看,大致呈现从内地流向沿海、从北方流向南方。

  背后的主要原因也与经济差异相关,经济发达地区能够投入更多资源到大学,以相对丰厚的待遇,不断从全国范围吸引人才加强学科建设。有的东部高校,从院系领导到主要学术带头人,大多是从中西部高校高薪挖人引进,中青年学术骨干也大多来自中西部高校。

  从中国顶尖大学的高校联盟“C9联盟”的分布来看,其中“华五高校”(复旦大学、上海交通大学、南京大学、浙江大学、中国科学技术大学)集中在长三角地区,其他4所高校(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、哈尔滨工业大学、西安交通大学)分布在北京、西安及哈尔滨。

  看似南北均衡,但应该看到,立足于雄厚的经济实力,南方地区大量的资金投入,使得现有院校的综合实力得到飞速提升,并涌现出大量的后起之秀。在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公布的2019年PCT排行中,深圳大学以247件的申请数量位居世界第三(第一是加利福尼亚大学,第二是清华大学)。2019年,深大的工程学和计算机科学进入ESI全球排名前3‰,材料科学进入前5‰。同时,也有很多北方名牌高校近年来也纷纷南下办学,甚至出现哈工大深圳校区连续3年录取分数线超过本部的现象。

  很明显,按目前的趋势,未来国内高等教育综合实力分布的重心,将会持续向南方区域倾斜。这种变化将对国内的区域发展带来一系列重要的影响。高等院校、教师、高校学生的区域分布差异,将对地区经济、消费、科技、产业等多个方面造成持续的影响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当前国内城市“抢人大战”,抢的主要是年轻人,在目前的抢人大战中,很多城市优先争夺的人才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高校毕业生。

  一些南方城市也纷纷以“政策红包”——宽松落户、就业创业激励、优惠住房等政策——吸引外来人才。一项对南方科技大学、深圳大学等南方高校的跟踪研究显示,由于珠三角地区就业机会较多,当地高校毕业生在本区域找工作的比例不断增高。对本地高校毕业生提供工作机会进行就地消化,无疑成本更低,也更加契合各地吸引人才的目标导向。相比而言,北方地区高校毕业生在北方地区就业的比例相对较低。

  从最新的“抢人大战”来看,存在经济差异的不同地区,正在通过教育投入方面的持续差异,开始形成与区域经济差异相匹配的教育差异。“经济差异”与“教育差异”相互强化,将对不同地区的发展造成更加广泛的综合差异,其发展逻辑是:经济差异-教育差异-人才差异-消费差异-环境差异-文化差异-创新差异-更高层面的经济差异。

  这种逻辑如果运转顺利,会在不同地区形成“马太效应”,好的地区会更好,差的地区会更差。以雄厚的经济实力作为基础发展教育,同时教育又可以反作用于经济,就这一点来说,我国南方沿海一些经济发达地区已占据先机,开始形成一种“结构性的优势”。

  由于经济实力和财政实力的差异,国内区域间现有的经济差异,将逐步转化为对未来有影响的教育差异,由此产生的教育发展水平差异将导致地区间在人才、技术、劳动力素质等方面差距的扩大,并带来更为广泛领域的差异,形成不同地区之间的“马太效应”。这可能对未来几十年国内不同区域的经济、社会和文化发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。